论抛绣球选婿的荒谬
2017-04-04 01:53:32
  • 0
  • 1
  • 2
  • 0


小时候有个不解,为什么古装片子里总有抛绣球选婿方式。那些一个球得来的幸福是真的吗?如此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,到了现在怎么就失传了?

先说唐三藏的玄乎。《西游记》里陈光蕊作为新科状元骑马游街,正值丞相殷开山之女殷温娇,抛绣球选婿,小姐一见光蕊人材出众,知是新科状元,心内十分欢喜,就将绣球抛下,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。郎才女貌,才有了后来的水流儿玄奘,才有了九九八十一难的艰难故事。

可万一,新科状元陈光蕊没有经过丞相府门前,小姐打中了地痞流氓和纨绔子弟怎么办。没有了后来的唐僧,西天的无上佛经还取不取?

再说王宝钏。《薛平贵与王宝钏》里,丞相府小姐赏花踏春,正遭浪荡公子轻薄,巧有穷书生薛平贵搭救,心生情愫。不久,小姐抛绣球选婿,径直安排丫鬟领平贵扮公子侧门入府,才有绣球不抛王孙公子,单打落魄书生。

可一旦,薛平贵被王丞相提前发现身份造假,或者干脆没机会进相府,岂不是宝钏的一往情深要打了水漂?用作弊得来的幸福到底算不算?没有薛郎的选婿节目,绣球还抛不抛?

这些其实都没有人关心。

前者陈光蕊的姻缘属于天作之合,一个春风得意状元郎,一个娇羞美艳富家女。门当户又对,毫无违和感。

后者王宝钏的下嫁、薛平贵的抱得美人归,充满了平民跨阶层的喜感,屌丝逆袭白富美,仍然是极好的励志故事。

荒诞不羁,经不起推敲的桥段大行其道,现实的苦痛迫使更多的人看着热闹,用来麻木自己。

不管是天人合一的门当户对还是屌丝奇遇的励志故事,都是一幕幕穿着皇帝新装,矫糅做作演绎出的假圆满和感动。要不是那个勇敢的小孩,全部的大人都深信不疑。

老子说,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抛绣球选婿真是扯淡的厉害。天地并不施仁恩,就让万物如草扎的狗那样走完自己由荣华到废弃的过程吧。人呢,那些的高级动物的人呢,请不相信愚蠢的抛绣球选婿,更不要让生命成为草扎的无聊祭品。

(深水之下于2017年4月3日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