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窗死敌
2017-04-06 01:42:24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  • 0


很多人拎不清,这赵强和李进本是同窗,怎么就成为了死敌,为何视彼此为陌路人。知道其中根苗的人真不多,因为那是一段很久远的往事。

十五年前,赵强和李进是一所普通中学高三的同班同学,形影不离。

第一学期期末考试,赵强数学考了100分,李进考了98分。数学老师夸赞了二人,他们很受鼓舞,同时心里暗暗较上了劲。因为这个升学率拖全区后腿的学校,每班平均只有一个能上一本重点线。

时光过得总是那么飞快。

第二学期期中考试,不成想成绩公布,赵强一落千丈,只考了全班第十二名,李进一下子成了第一名。

原来赵强日夜苦读,长进不大,得了轻微抑郁症。穷乡僻壤的家里根本没钱给他看病,这使他对着从医院悄悄拿回的检查病历,发愣了许久。

心思活泛的李进发现了赵强枯坐在座位上不对劲,随口一问怎么了。赵强像是歌乐山下渣滓洞的江姐一般坚贞,闭口不提,但表情有些躲闪,唯恐有人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。

第二天清早打扫教室,李进一个弯腰瞅见了赵强桌兜里病历。他像翻入皇宫窃取机密的武林高手,迅速查看,原封不动地放回。

几天后,有人叫赵强精神病,赵强像是被人攮了一改锥,气血直接涌上头,为荣誉而战,扑上去和那人打了一架。眼看高考临近 ,事急从权,学校给了赵强警告处分。状元李进暗地嘴角上扬。

离高考就剩下两个月了。高三学生都要进行理化实验评测,评测在最破的实验楼进行。

在掉落墙皮的楼道里,精神病赵强遇见了跟自己打过架的黑狗,卯足了劲儿瞪大了眼。哪知道黑狗满不在乎地走过面前,撂下一句,看把你能滴,状元说你是精神病,你就是精神病喽,关我毛事。

赵强瞬间像冰雕一样。

这时,状元李进吃着雪糕进了教室。赵强听见了自己咯咯作响的咬牙声,还有实验助理从外面关了厕所旁楼道铁闸门的声音,自己真的好像有精神病。

到了课间,赵强快步钻到厕所关门点上了一根黄金叶。因为那是唯一的坑位,而且实验助理锁了大门,谁也别想下楼。

“哎呦,憋不住了”,这是状元李进急匆匆来厕所的声音。没错,就是他。

精神病赵强忽然觉得,得整他一回,削一削李进这家伙的气焰,便故意喘着粗气,哼唧哼唧,不出来,好像只差开塞露了。

当精神病赵强走出厕所,觉得人生酣畅淋漓又重回美好,而李进鬣狗一般的凶狠目光,扭曲了的脸,只是一晃而过。

闪进厕所的状元李进,小腹一个抽搐,没等落下腰带,一行稀溜滚了下来。这也成了高三毕业季最爆的一个笑话。李进的雅称更了新,有了一个让人捧腹的外号,屎漏漏。

从状元到屎漏漏,李进似乎变了,不爱说笑,大家没人觉得奇怪。

黑色的七月留无可留地过去了,高考成绩公布,精神病赵强和屎漏漏李进所在的班级,在一本重点大学升学目标上剃了光头。家长和学生们就一道不嫌颇烦地讲述那个高中如何破烂。

多年后,同学间都流传着精神病和屎漏漏两人荒诞不经的一箩筐糗事,人们看见赵强与李进,互不搭理,谁曾想到他们早已经视对方为仇雠,刻入骨髓。

(本文纯属虚构,深水之下于2017年4月5日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