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里的奴才、庸才和人才
2018-01-06 13:32:47
  • 0
  • 1
  • 4
  • 0

偶然想起母校的一则标语,“大学之大,在于文化”。文化是个好东西。戴眼镜、练书法、弹钢琴都是看起来有文化,言语粗鄙、行为无礼粗鲁是没文化。这是文化的壳。人是靠思想站起来,其实文化在个人身上投射出来就是人格独立、有思考、不盲从。这是文化的里。

到底什么是文化,而往往一个单位、一个人际小圈就是整个社会的缩影,无时不在地将文化的参差不齐一览无余地展露出来。

一个单位里,看起来风光无两的有那么几个奴才,唯上级马首是瞻,唯领导喜恶为自己喜恶。唯上媚上,对领导穷极曲意逢迎,搞人生攀附。这往往就让人想起指鹿为马的故事,二世皇帝昏聩被蒙蔽,赵高炙手可热、权势熏天。从历史规律来看,昏君和奸佞是绝配。赵高一个狗奴才,能够上窜下调,对上谄笑拘谨投其所好,对下冷若冰霜颐指气使无所不用其极,充分展现了朝政的黑暗和政治生态的坍塌。胡亥的阴鸷刻毒与赵高的欺瞒谄媚一起加快了暴政统治的覆灭。

解放那么多年了,国人中依然有人奴性不改。一见到上级领导自己宽关节发软,整天搜肠刮肚去揣测领导心意,把工作理解为领导服务,毫无人格信仰,不遗余力地继承了几千年的文化糟粕,将给领导提鞋和抬轿子视为最大的荣耀,丝毫没有羞耻之心。一个没有人格和思想的奴才,其实不能算是人,顶多算是傀儡。

任何一个组织和团体里,也少不了庸才。这种随波逐流、毫无主见的人最受固步自封和不敢创新的领导喜爱。领导天生是有恐惧感的,害怕改变和不稳定,而恰恰庸庸碌碌的人不会有改变的想法,暗合了领导的预期。这也正是一个组织和团体缺乏活力的根本。领导天天将创新和新想法喊的山响,其实任何变动最大的阻力是领导。领导泛泛叫嚣,奴才阳奉阴违,庸才蝇营狗苟。这往往是一个单位的老大难。领导不思进取,长久没有一点推陈出新的措施,庸才始终处在人生的舒适区没有违和感,这便是行将就木和事业枯萎的节奏。

狗行千里吃屎,狼行千里吃肉。一个人格独立、有见解、不盲从的人,不一定能让大多数人喜欢,而恰恰是这种人坚定着信仰和世间最初的本真。我们廉价的价值观往往只把合群作为评判一个人的标准,其实那是大错特错的误解。廉价价值观的本质就在于它是领导驾驭奴才和庸才的价值体系,那根本就不名一文。我们不能像坐在自行车后座的人一样,将自行车车把永远地交给别人。

世间本来没有文化,是人的文明给万物注入了文化的基因。这种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心理确定就是文化。(深水之下于2018年1月5日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