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雪岩败给了谁?
2017-07-06 18:39:57
  • 0
  • 5
  • 8
  • 0

清代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 书中,在【离亭宴带歇指煞】中,老艺人苏昆生放声悲歌,尽情发抒: “俺曾见,金陵玉树莺声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过风流觉,把五十年兴亡看饱。那乌衣巷,不姓王;莫愁湖,鬼夜哭;凤凰台,栖枭鸟!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。不信这舆图换稿,诌一套‘哀江南’,放悲声唱到老。”

胡雪岩(1823-1885),本名胡光墉,出生于安徽绩溪,授江西候补道,赐穿黄马褂,授予布政使衔(三品),赏穿黄马褂、官帽可带二品红色顶戴。晚清著名的红顶商人,徽商代表人物。





胡雪岩的攀登人生巅峰和风光无限源于他做了两个关键的抉择。

第一,慧眼识珠,济困那个落魄又怀才不遇的贵人王有龄。

清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,26岁的胡雪岩结识了“候补浙江盐大使”王有龄,挪借钱庄银票500两银钱,帮潦倒落魄的王有龄补实官位。王有龄到任浙江后大展拳脚,崭露头角,升任湖州知府、浙江巡抚,感恩图报,鼎力照应雪岩的“阜康钱庄”。之后,随着王有龄的不断高升,胡雪岩的生意也越做越大,除钱庄外,还开起了许多的店铺,先后被王有龄委以办粮械、综理漕运等重任,几乎掌握了浙江一半以上的战时财经。

第二,深明大义,急朝廷之所急,解决左宗棠发兵新疆军费。

清光绪二年(1876年),为收复被阿古柏匪帮窃据达十年之久的新疆,清廷陕甘总督左宗棠筹划挥师西进,却为军费伤透脑筋,清廷更是无计可施。胡雪岩以江苏、浙江、广东海关收入作担保,先后六次出面借英国渣打银行1870万两白银,解决了西征军的经费问题,办成了朝廷办不成的大事,为收复新疆立下了不世功勋。

简单概括起来,胡雪岩是在两次搭上了权力便车,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,生意在权力的庇护下高奏凯歌,使权力得到了极大彰显,财富得到了极速积累。从此,人生成功无两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关云长也有走麦城的时候。

清光绪八年(1882年),胡雪岩在上海开办蚕丝厂,在生丝价格日跌的情况下,花费巨资大肆囤积收购,企图垄断丝茧贸易,却引起外商联合抵制。在此期间,他的靠山左宗棠在与李鸿章、盛宣怀等人的斗法中处于失势下风,自己的阜康钱庄又遭挤兑风潮。次年,胡雪岩资金周转不灵,身家去半,被迫贱卖资产。继而被朝廷革职追缴欠款,查抄家产,贫恨而终。

一场游戏一场梦,人生看似缥缈无真,胡雪岩临了一番感慨,“我是一双空手起来的,到头来仍旧是一双空手,不输啥,不仅不输,吃过用过阔过,都是赚头”。

红顶商人胡雪岩败给了谁?

第一说,自身性格缺陷。胡雪岩虽聪明一世,与官场人物交往甚密,但最却因为不谙官理、刚愎自用、不懂变通而成为左宗棠与李鸿章政治斗争的 "牺牲品",成为李鸿章 "排左先排胡,倒左先倒胡"策略的牺牲者。

第二说,官场权力倾轧。胡雪岩在商场驰骋多年,靠官府后台,一步步走向事业的顶峰,风光无限,但其最终的失败,却也是由官场后台的坍倒和官场的倾轧所致。

这些概括有道理却略显笼统模糊,深水之下比较赞同"胡雪岩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商人"的说法。

鸦片战争后的中国,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加剧,胡雪岩是一个驾驭复杂局面,处理复杂问题的高手,长袖善舞游走于政商之间,运作资本和实业,却被半封建半殖民时期的中外势力、买办资本联合绞杀。

“钱庄不赚典当赚,典当不赚生丝上赚,还有借洋债、买军火,八个坛子七个盖,盖来盖去不会穿帮,可现在八个坛子只有四个盖,两只手再灵活也照顾不到,而况旁边还有人盯在那里,专挑你盖不拢的坛子下手。”胡雪岩有极其高超的经商天分,更可贵的是他深谙官场规则和人际关系,在他风生水起之时,靠山后台和红顶让他迅速崛起,手眼通天。而在左宗棠失势后,他陷入万劫不复,被李鸿章、盛宣怀以及洋买办一步步踩入不可翻身的深渊。

我们看到了一代徽商的精明、世故和呼风唤雨,同时更应该悲叹一个无情时代对于个人命运的无情碾压。

“前半夜想想别人,后半夜想想自己”。这是胡雪岩设身处地、先人后己的处事作风,雪中送炭,急人所急。一代红顶商人胡雪岩给人的印象,正好是那句,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典范。

胡雪岩真正败给的是那个内外交困的昏暗时代,外有西洋船坚炮利的敲打和恫吓,内有腐败无能的朝廷积弊难返。

胡雪岩真正败给的是那个无官不贪、各为私利的晚清官僚体系。

胡雪岩真正败给的是那个什么都讲潜规则不讲明规则、劣币驱逐良币、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的病态社会。

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君兴于此,君败于此。

世界那么大,个人只是芸芸大千里的一粒浮尘。如何在历史滚滚的进程中,不嗟叹不盲从,活出一个人的真我意义,才算是不枉此生,不虚此行。(深水之下于2017年6月28日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